食品伙伴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留言 |手机站
当资本遇上食品,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底线千疮百孔
分类:大食话 文辑:大话食品 阅读(5522)  发布日期:2016-03-18  
       “有个煤气灶,就能开餐饮店吗?”《食品安全法》说:“不能”,饿了么说:“能”。

“对不起,饿了么今天忘记给央视续费了”,一条被迅速删除的微博,成为央视315晚会点名榜状元的饿了么傲慢和无知的最佳诠释。虽然饿了么的官方微博姗姗来迟的发了一条例行公事式的声明,开头的这条微博也不是饿了么官方微博的发声,但是作为以饿了么冠名的其员工的微博,其一言一行无不浸润着饿了么这家企业的企业文化,作为第一时间对央视315晚会点名采取的是嘲讽而不是惶恐,窥一斑而知全豹。

2015年11月,也有媒体曝光饿了么在入网店铺的资质审核方面存在漏洞,饿了么除了道歉外,也承诺采取一定的手段改进。

这次315晚会的点名,笔者似乎没有一点诧异的感觉。

在中国法的层面上,跟吃的有关有着较为严格的要求,经营者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准入门槛限制,2009年6月1日、2015年10月1日开始实施的两部《食品安全法》,都对餐饮有着许可制度要求,不论是之前的餐饮许可证还是现在的食品经营许可证,虽说拥有此证并不等同于食品安全,但至少象征着这个经营者、这处经营场所是纳入了主管部门的监管范围的,这是经营餐饮这个“跟吃有关”的项目的底线之一。在取得了此证后,作为餐饮经营者的义务,在餐饮经营的过程中,经营者还必须保持一定的卫生环境,作为对消费者购买服务和商品所付款项的对等责任。

除了餐饮经营者外,对连接餐饮经营者与终端消费者之间的平台经营者,《食品安全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了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必须履行审查入网食品经营者许可证的义务。除了法的层面上,在商业的职业道德中,消费者基于信任而支付一定的代价获取平台方的服务,服务提供方有义务提供符合消费者预期的服务。显然,定位为连接“跟吃有关的一切”的饿了么,利用与信任其的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未能履行法的义务,也违背了商业的职业道德和伦理。

曾几何时,作为大学生互联网创业成功的典范,在成功学泛滥成灾的中国社会,俨然成为了大学教育的失败案例和google第二。

饿了么从2009年4月由两个大学生创立以来,经历了数次融资,其估值超过了45亿美元。资本是逐利的,一切阻碍其获利,减少其利润的行为都是其死敌。对于餐饮经营者而言,取得餐饮服务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和遵循法律义务无疑会增大其运营成本,而拥有餐饮服务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的餐饮服务单位,饿了么提供的连接行为带来的营业额提高并不是那么的可观(饿了么需要在交易中提成),可以想象,饿了么在开拓市场的过程中,必然的会降低其中的入门门槛,也就是我们在央视315晚会中看到的一大堆无证经营者,这一部分群体是饿了么默认下纵容的,甚至少不了饿了么市场推广人员的直接参与。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饿了么能如此的有恃无恐?

原因无外乎两个:消费者不知情,违法成本低于收益。

饿了么上的店家信息,是由店家填写,饿了么审核。消费者在与饿了么的交易中,天然地处于信息弱势一方,饿了么审核或者不审核,消费者都只能无可选择地选择相信饿了么。饿了么如果选择造假,消费者只有自认倒霉。如果没有主管部门和媒体的介入,在违法和违反商业道德伦理方面,饿了么的损失微乎其微。

违法成本是指企业实体或个人,通过非法手段,以牟取暴利为目的,组织、从事损害他人利益活动所将要付出的承受法律制裁、接受行政处罚、进行经济赔偿等代价的总和。违法成本的计算除了法律中规定的违法处罚外,还应该算上违法事实被发现的可能。在《食品安全法》的规定中,饿了么的这个情形,处罚是“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造成严重后果的,责令停业,直至由原发证部门吊销许可证”,对于年销售额达到10亿级别的饿了么来说,即使是上限的二十万罚款,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在2013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中,有一个动向并没有引起大多数人的注意“将逐步减少新组建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人员编制”,也就是说在食品监管三合一的今天,其监管人员的数量并不是以前三个部门的总和。在食品生产工厂、食品零售单位、餐饮经营单位的庞大数量下,只有区区十几条枪的监管主体——县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能起得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吗?更何况大多数县级食药监部门的这十几个人中还有着专业知识匮乏的缺陷。

除了人员的因素外,食品监管的顶层设计方面也并没有跟上形势的变更,食品安全法中诸多空泛的规定,在食品安全法已经生效了6个月的今天,仍旧没有出台具体的实施细则。组建了3年多的食药监总局,也并没有理清食品监管业务,这更加增加了基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难度。

鉴于以上两个原因,饿了么也许并不担心其需要付出的代价,忠实地履行着逐利的资本天性,将消费者的利益和法律要求的法定义务抛弃在身后。

现在315点名名单的杀伤力还能让饿了么们有所收敛外,至少饿了么们还会在公开场合道歉,至少饿了么们还会装装样子整改一下,虽然大家也都知道这是装装样子摆摆姿态。

作为弱势一方的消费者,除了期待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有所作为意外,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期待资本的自律?期待“吹哨人”制度?都是不现实的。在这个方面,笔者对于前景持的是悲观的看法,在目前的环境中,并没有很好的解决之道。

当资本遇上食品,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底线千疮百孔。互联网上只有一个饿了么吗?未必……

本文为“食话实说”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本网站编辑部。

相关文章:

0条   相关评论
所属文辑
作者其他文章

热门图片

更多

热门文辑

更多